书号:11879
充值 最近阅读 首页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点击右边收藏本书。

+ 收藏

第2章 夜半

加入书架
打开书架

韩老爷子上路了,后事就好办了。

光叔给老人家换上新衣,整理仪容,韩老爷子眉目安详,仿佛寿终正寝。光婶领着四个青年从楼梯上来,韩家人急忙躲开,因为这四个人抬着一口棺材上来了。

几人摊开鹤飞西天的布帛,将老人家尸身裹好,抬起放进棺材里。

寿材早就备下,是上好的檀木棺材,里头刻着红色花纹。我心里奇怪,哪里在棺材上雕花地?光叔悄悄告诉我,东西都是他店里地,不过韩家人事先拖走了,在家里供了一个星期,说是让韩老爷子庇护后人。

就连那块裹尸布,正面是仙鹤西飞的吉祥寓意,反面是红色花纹,诡异妖戾,倒像是镇鬼伏魔的咒文。韩老爷子可不是喜丧,怎么还用上了红布?这可是忌讳。

光叔苦着脸摇头,他也没法子。反正入土为安,韩老爷子被一根镇魂香送走,等到尸体火化,往地里一埋,还能诈尸不成?

“孝子贤孙送老人,”光叔一声吆喝,韩家老大领着众人,磕头送别。

砰,棺材里忽然传出一声闷响。

“啊,爸诈尸了,”雍容夫人尖叫道,“我就知道,没这么容易送走啊。”

韩老大抬手给了她一巴掌,怒道:“胡说什么?陈光,怎么回事?”

陈光急忙摆手,“没事,没事,小伙子没抬牢。”他咬咬牙,吩咐道,“先封棺,免得到了殡仪馆手忙脚乱。”

我看着他们将楔子一个个钉进去,陈光拿出来地都是好家伙,楔子是紫檀木地,在神前受过香火,真要有什么不对,也能镇得住。

到了扶棺的时候,韩家人又不干了,各个都不愿意触碰棺材,仿佛里面地不是自己老子,而是个不相干的死外人。光婶受过气,哼哼道:“韩家人挺不地道地,老头子还没死的时候,他们就在为财产划分吵吵嚷嚷,就差动手打架了。这会儿老头死了,起码先把人送走啊,哼,都不嫌寒碜,丢人哦。“

病房里气氛有些压抑,空气像是不会流动了,透着沉闷的抑郁。

我冲光叔使了个眼色,他也急了,说道:“老人家上路,那就长子长孙来吧,快点,别耽搁了时候。”

韩家人一番攀扯,终于韩老大揪着一脸不情愿的黄毛出来了,雍容妇人拍着儿子,安慰道:“小武,别生气啊,就一会儿,明儿妈就去给你提车,路虎好不好?”

黄毛嘴里嘟囔,反正不是好话。

光叔见棺材总算能上路,喘了口气,“小李,要不然你跟我一起把这单生意做完,报酬八二分,怎么样?我不瞒你,韩家开了这个数。“他冲我比划了一下手指,一百万?

说不心动是假的,就算是八二分,也能有二十万的进账。光婶扯着他袖子,好像有些不情愿的样子,被他恶声道:“不晓事的婆娘,就知道心疼俩钱,男人说话你别插嘴。”

被她一打岔,我醒过神,差点就忘了爷爷的嘱托,要是真揽下这活,那就是接二手单了。我急忙推脱,“别,光叔,我就一个后生小辈,没有这样的道理。”

光叔有些失望,“傻婆娘,还站着干啥,快点给小李把钱结了,对了,这么晚了,把人给送回去啊。”

光婶对我很感谢,取了两沓厚厚纸币,还包了谢礼,“小李啊,你数数。这次都谢你了,咱们县里就属你爷爷能耐,能做出那种奇妙的香来,搂着个聚宝盆呢。”

“不用数,光叔的为人我还信不过?”

我笑笑,跟她道谢离开。

县里做死人生意的多了去了,做香的更多,但是能叫死者安息,抚慰亡魂的镇魂香只有我家才有。爷爷把这门手艺传给我时,就说过,只要谨守本分,能教我一辈子衣食无忧。光婶不知道的是,爷爷留下的镇魂香统共就剩不多,如今店铺里的香都是我亲手做地,我自问比起爷爷,恐怕是青出于蓝。

王禽开着奔驰送我回去,这会儿已经是十一点多,按照古代时辰,就是过了子时,鬼街上静悄悄,黑沉沉地不透亮,一家家铺子都关了门。

按照行话说,子时一过,阴涨阳消,魑魅魍魉都出来活动了,活人就该避退,免得冲撞了鬼神。

王禽虽然跟着光叔做学徒,却是新入行地,胆子不大,到了鬼街外头,就不敢往里头进了。我只能下车,自己走回铺子,正准备开门时。

“咦?”

门上大锁像是被动过了,我心里一哂,这是哪个不懂事的小贼,居然偷到了鬼街?鬼街里的门道多得很,我都摸不清楚,以前也来过几个贼,碰到一些不该碰的东西,结果死的很惨。打那时起,鬼街就没贼敢来了。

我开锁进去,打着手电筒四下里看看,见没少什么东西,这才放了心。钱我都放在卡里,随身带着,铺子里只有几百块零钱,香火纸钱之类地,活人谁会偷?

临睡前,我点了个白纸灯笼,挂在门楹下。

黑夜深沉,一个白纸灯笼在冷风里摇曳,烛火晕黄,透着几分不详和诡异。我到里屋睡下,心里惴惴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折腾到后半夜才有了睡意。

啪啪啪,门被敲响了,还传来一阵幽幽铃铛声。

我一个激灵,从床上跳下来。我这家店有个古怪规矩,子时后不做买卖,谁叫门都不开。但是门楹后挂着个铃铛,要是铃铛响,就不能不做这笔生意。

这是爷爷千叮万嘱的第二条规矩。

我急忙穿衣,蹬着鞋往外跑。夜半做生意不能开灯,我端着蜡烛,隔着门叫道:“外面来的有事?”

“走累了,想来歇个脚,”声音幽幽弱弱,是个女人。

我摸了摸胸口,爷爷给我保命的东西在,定了定神,赶紧给开了门。外面站着个白衣女人,头发披着,连脸孔都遮住了。她怀里抱着个胖娃娃,正在吮手指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女人飘进来,脚不沾地。我眼皮跳跳,并不说话,有些清楚她的来路了。无论是恶鬼还是恶人,最忌讳地就是当面说破,说破就坏事了。

她找了个角落蹲下,嘴里呜呜咽咽,像是在哼着小曲哄孩子睡觉。

外面天寒地冻,她衣着单薄,抱着个孩子,居然不觉得冷。我冻得哆嗦,只是来了客人,没有将她们丢下的道理,只能拖了条被子出来裹着。

她不说话,我自然不会跟她搭话,渐渐地有了睡意。哇哇哇,尖锐得出啼叫声响起,原来是小娃娃哭了。女人着急了,怎么哄都不行,小孩越闹越厉害,哭声刺耳揪心。

女人呜咽:“别哭,娃啊,我给你找皮球玩。”

我心说,你又没带行礼,哪儿来的皮球,我家店里也不卖啊。女人伸手揪着头发,往上一提,噗嗤,居然将脑袋给卸了,喉咙里喷了一地的黑血。

我看的恶心,差点吐出来。

胖娃娃尖叫着跳下来,我这才看清他穿着个漆黑肚兜儿,赤手裸脚,嘴里发出咯咯尖笑。他把女人的脑袋踢来踢去,玩得兴起,还抱起来用力砸两下,很快,浑身都沾满了黑血。

我缩起脖子,今晚这两个鬼不简单啊,我开店这么久,还没见过这么厉害地,可千万别跟我过不去啊。

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胖娃娃像是一个人玩的没意思,就去喊女人。女人头都掉了,哪儿能说话。他眼珠一转,跑到我跟前,“哥哥,陪我玩。”

我看着他手里血淋淋的脑袋,哪儿敢伸手。这一迟疑就触怒了胖娃娃,他眼珠子翻白,露出满嘴锐齿,“你坏,你不陪我玩,我要吃了你。”

他一发怒,真是鬼气森森,屋内温度疯狂地下降,冻得我身体都麻木了。

我挤出笑脸,大丈夫能屈能伸,做一行地就怕胆子小,“哥哥是觉得冷,想要活动一下。你拍皮球不好玩,我教你个好玩地。”

胖娃娃又笑了,眼珠子变成一片漆黑,挥着小胖手,屋内顿时冒出七八簇幽幽鬼火,飘来飘去,“哥哥不冷,不冷。”

我起来动动僵硬的手脚,和胖娃娃玩起了丢球的游戏。估计是没人和他玩,胖娃娃咯咯笑,把女人脑袋丢来丢去,然后屁颠颠地去捡回来,玩的不亦乐乎。

我丢的手都酸了,他不叫停,我也不敢说不玩。

最让我心寒的是,我手里的女人脑袋睁着眼,咧着嘴吧,好像还在笑。有时候还会嘟囔几句,“轻点,别砸我的额头,嗯,撞到后脑勺了。”

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几次想要丢开,又怕惹怒了小鬼。

就这么丢来丢去,忽地外头传来叫声,公鸡打鸣,天就要亮了。女人的无头尸体走过来,拿起脑袋装回去,“天亮了,走了走了。”

女人伸手进嘴里,拔出一个血淋淋的牙齿,放到桌上。胖娃娃抱住我的腿,冻得我快僵了,”我以后还来找哥哥玩,哥哥玩。“

我哪敢得罪这个小祖宗,急忙点头答应。他学着女鬼,从嘴里拔牙齿给我,咯咯笑着被女人抱走了。

等到她们出门,我整个人都软了,呼呼喘息,又有些兴奋地拿起鬼牙。这可是好东西,是鬼怪身上唯一的实物,阴气十足,常人无意中拿到会冤魂上身,被鬼气害死。

我家的香能镇魂度鬼,其中一味重要材料就是鬼牙。

【推荐】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
菜单 目录 下一章
取消 第2章 夜半 发布

0/500

更多评论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微信二维码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已经关注
稍后提醒

您的支持,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投票(0
赞赏作者
评论(0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我要送月票数量:
1

当前月票:

取消

确定送出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0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

确定送出

1元
2元
5元
10元
20元
50元
100元
其他

支持原创,作家会收到你的红包

支付宝  ¥  5
其他支付方式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量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10
  • 自定义

留言:

结算:

200

金币 (vip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)

qq钱包
微信
支付宝